【专栏】议员公营机构高层减薪有压力

【专栏】议员公营机构高层减薪有压力-阿娇皇后
编辑:死刑犯尸体                  2020年04月10日 07:47:09

【专栏】议员公营机构高层减薪有压力

【专栏】议员公营机构高层减薪有压力

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百业萧条,私人企业减薪的减薪、裁员的裁员、结业的结业。在这情况下,唯有「出皇粮」的公务员及公营机构员工可以独善其身。特首林郑月娥及一众问责官员更被身为民意代表的立法会议员「穷追猛打」,要求他们减薪「共渡时艰」。林郑在宣布抗疫基金2.0的措施当日,同时宣布她和问责班子减薪一成,为期一年。而行政会议亦随即响应,同样自行减薪一成。行政会议在减薪声明中的表述,表示是次减薪是「为支持行政长官及其团队主动减薪的决定,并鼓励社会各界与巿民共渡时艰」,其中「鼓励社会各界与巿民共渡时艰」,可谓可圈可点。据悉,行会成员在讨论时,有人就提出在声明中直接呼吁立法会议员及各公营机构高层与巿民共渡时艰,但其后主流意见认为无谓太过「压逼性」,于是才采取「鼓励社会各界与巿民共渡时艰」的说法。昨天,机管局、巿建局和旅发局高层相继表态会减薪,相信其他公营机构高层,都会面对一定的压力。而月入逾十万的立法会议员又怎样呢?行会成员汤家骅日前就在网上发文发炮,直言「怎么从来没人问立法会议员是否要减薪?老实说,立法会议员确是香港第一笋工,人工高不在话下,批评官员加薪却从不提及自己去年也有加薪;官员上月捐出一个月人工,除了部分建制派议员响应外,他们全都无动于衷;他们是民选议员却从来不愿与选民共渡时艰;他们是立法会议员,但新一年度至今已超过六个月却有失职守,停止立法工作;他们是经民主制度进入议会却不知谦虚为何物;不但如此,却每天说这个不是、哪个不对、这个要减薪、哪个要辞职,那种气燄,那种双重标准,实在令人侧目。」事实上,立法会议员要求官员要与巿民共渡时艰,但去到自己身上却是另一套嘴脸,这实在说不过去。昨天,公民党杨岳桥等人被问到减薪问题时,就表示公民党考虑捐出薪酬,并指定会捐给「黄色经济圈」。杨岳桥这个反应,不免令人想起本土派区议员的「蓝丝与狗不得进入」。议员的薪金,当然有权选择自己的捐款对象;不过,任何情况下都要突出「黄蓝」,却难免显得狭隘。公民党一向是形象高贵的「蓝血人」,信奉的应该是西方自由主义。西方自由主义崇尚的是自由、多元、互相尊重、和而不同而非「你死我活」,正所谓「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会誓死捍衞你的权利」这样的心胸。作为议员,应该有服务整个社会的心胸,若公民党人眼中只有「黄蓝」,格调未免走下坡。(杜良谋)全文刊于《星岛日报》「大棋盘」专栏

资料图片

世界上最贵的车多少钱|鬼压床是怎么回事|封门村灵异事件|光绪珍妃|十大禁书|红衣男孩|灭绝动物|最漂亮的av女星